百里夏一愣过后,顿时怨念了起来:“我怎么就不知道,南宫先生还会吓唬人?”

看他一本正经的,居然也会跟人开玩笑,真的开眼界了。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

南宫栩只是又淡淡瞅她一眼,便不再多说。

示意她拉来椅子,在台边坐下,他表情又开始认真了起来。

“从今天开始,我不仅要自己研究毒物,也要教你,但,过程也许会有危险,你学不学?”

百里夏看了他长指下的瓶子一眼,本能咽了口口水。

和毒物打交道,自然是特别危险的,一不小心,也许真的就会一命呜呼。

但……好想学肿么办?

“能保证……不会丢掉性命吗?”她小声问道。

“不能。”炼毒,怎么能保证得了人身安全?要是这么容易,多少人去炼了?

“可是,南宫先生不是说过,你父亲……”她不知道这些话该不该说。

天使与魔鬼优雅气质

但见南宫栩似乎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她才敢壮着胆子继续说下去。

“你说过,你父亲不允许你炼毒,你也答应过。”

“是,我答应过不去炼毒,但没说过不能研究毒物。”

时间不多,南宫栩决定不和她拐弯抹角了。

他转身看着她,眼神严肃:“我要教你分别毒物,让你对毒物有一定的了解,将来,不会轻易被人毒了去。”

“啊?”百里夏有点懵了,这话听起来,怎么像是……“只是为了我?”

南宫栩眼底闪过些什么,却也还是点了点头:“是。”

“为什么?”她一个普通女孩子而已,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和一些用毒的人有机会接触。

她无权无势的,就算有人要下毒害人,也不至于会害她。

但,南宫栩这么慎重地跟她说这话,怎么让她觉得,自己的将来一定会被很多人下毒毒害一样?

是她想多了吗?

南宫栩却别过脸,掩去眼底的无奈。

他轻声说:“将来……也许真的用得着,总之,多学一门技术,总是好的。”

百里夏没有说话,南宫栩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他若是不想说,宁愿不说。

像现在这样,说一半不说一半,还真的不多见。

不过,南宫栩要教她识毒,她认真学就是。

就像他说的,也许,有一天真的用得着……

百里夏在南宫栩的医疗室里,一待就是一个多小时。

直到南宫栩有点累了,百里夏才被赶了出来。

至于为什么他最后是用“赶”的,就连百里夏也想不明白。

只知道,最后他是看了眼时间,然后,就急匆匆让她离开了。

甚至在她出门的时候,他才轻轻推了她一把,然后,立即将房门关紧。

是不是怕被人看到他在研究毒素,怕人家说他没有遵照父亲临终前的吩咐做事?

这些大男人,她还真是搞不懂他们的心思,但走的时候,也没发现南宫栩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从南宫栩的医疗室离开,正要去不远处宁安然的房间。

不料一抬头,竟看到个意想不到的人,正大步朝这边而来……黄瓜视频~深夜释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