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主墓穴,忽然如山崩一般,狠狠晃动了起来。

轩辕墨烟消云散之处,爆发出了巨大的气浪。

若不是那透明的光晕挡住了纳兰馨儿,她一定会被猛烈的气浪给狠狠甩开,伤到。

此刻的她,呆呆地站在墓室中央,看着空气由剧烈波动,到渐渐归于平静,而轩辕墨甚至来不及听她喊一声大表哥,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她是真的没想到,他竟是给了自己一条绝路。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给我多点时间……”纳兰馨儿喃喃道,“你几分钟前才坦白地告诉我,你是谁,你要做什么,几分钟后你就死给我看,你是不是故意的?大表哥我讨厌你讨厌你!”

嘴上说着讨厌他,可通红的双眸,却渗出了豆大的泪珠。

“哪有这样欺负人家的?刚说了真话,连给我一点时间消化都不肯,就自作主张寻死去!大表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蠢,这么笨!为什么你做事变得非黑即白,非左即右呢?难道就没有别的选择吗?为什么之前你一定要选择和我做那羞羞之事?现在又一定要选择去死?”

她紧紧咬着唇,苍白的脸上,红唇如血。

如果大表哥愿意给她点时间,她未尝不愿意和他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对策啊……

干嘛非要先交代后事,然后死给她看!

“他……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啊……”大笨钟的声音,突然响起,“我想,他大概是被家族责任压得太沉重了,可他不想辜负族人的期望,又不想伤害你……只能选择这样……如果还有其他选择,他当然不傻,肯定会去找其他选择。可事情都发生了五年了,如果有其他选择,早就找到了……我猜,他应该是时间不多了……如果他今天不对你动手,恐怕会有族里的什么地位高深之人,有办法强~迫或者控制他动手……”

九月的尾巴青春正茂的校园美眉

没想到,到了最后,理解轩辕墨良苦用心的,会是一只钟表。

纳兰馨儿听了,缓缓点了点头,神色更加复杂、哀凄。

大表哥就是太重情义,太重责任了!

如果换成是她呢?

她会怎么做?

纳兰馨儿把自己问倒了。

当她还没有真正把轩辕家族的命运,和自己联系到一起,她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她心中只有大叔,什么也无法阻挡她和大叔永远在一起。

哪怕是家族需要,家族责任,也不行!

她绝对不会背叛大叔做那种事。

可现在呢?

如果这个难题不是摆在轩辕墨面前,而是摆在她面前,由她来决定,救不救那些被困住的人,她会怎么选择?

那些人,不是无关紧要的甲乙丙丁,也不是一个随意的假设中,虚无的人物,而是她母亲轩辕琴的家人!

可能是母亲的兄弟姐妹,也可能是母亲的儿时玩伴,还有可能是母亲尊重的长辈……

这些人等着她去救,她还能理直气壮地说,她心中只有她的男人,其他事情都无关紧要么?

纳兰馨儿的心底,狠狠一颤。

她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理解大表哥了……

可这份理解,来的似乎有些太迟,太迟了……

她骂他是不知廉耻、背信弃义之徒、让人看了就想吐、一辈子也不想再见的时候,她还没有真正地,站在他的立场考虑过这件事。

如今她真的一辈子也见不到他了,她才恍然醒悟,他并没有她曾经以为的那么不堪,那么精于算计……

“咔嚓……”

身后的石门,被气浪的震动,给裂开了一条缝隙。

缝隙外,传来了一串急促的声音……特别黄的免费直播软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