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熙然捂着脸愤然离席,腾出来一个很大的空间给两人。

   如此,龙泽很满意。

   这顿饭还没开吃,楚洛寒就饱了一半,坐在餐桌旁摆弄刀叉,“龙二少爷怎么那么讨厌她?你刚才打她那两巴掌,似乎有点过了。”

   龙泽呵呵笑,五分熟牛排切开还有一星点的血丝,将牛排放入口中,龙泽很无所谓的笑了笑,“讨厌一个人需要理由吗?要是非找个理由,她长得让我吃饭没食欲。”

   噗!对面的楚洛寒笑喷了,“这算什么理由?”

   龙泽食欲大增,吃的很嗨皮,“楚熙然虽然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但是她身上和你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怎么看都不顺眼,智商不够数还学人家玩儿心机,迟早把自己玩儿死。”

   “我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们不同母,也不同父。”像是急于撇清这种联系,楚洛寒解释的干脆利索。

   龙泽咀嚼牛排的动作更为夸张了一些,“这样啊……那刚才我不该打她的脸。”

   楚洛寒脸色一变,“为什么?”

   “我应该直接用脚踹!擦,打她脸我手还疼呢。”

   楚洛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细嚼慢咽吃午餐。

   “不过大嫂,我刚才那么打她,她会不会报复你?走的时候她看你的眼神儿,好像要复仇哦。”

   气质美女白色纱裙精致盘发阳光投影写真图片

   “现在怕了?没事,她的那些招数我早就领教过一遍了,想复仇随时过来。”

   “霸气啊大嫂!来,干一杯……葡萄汁。”

   咳咳咳!因为要开车嘛。

   饭后回到医院,楚洛寒被告知要去参加一个患者的治疗方案,内科和外科各持一词,考虑到手术的难度和病人现在的身体状况,内科不建议进行手术。

   “我担心病人这样上手术台,就下不来了。”

   内科一个医生开口道。

   “没错,OM-BRANCH位置不佳,手术中很难看到位于心脏最左侧的冠状动脉。”楚洛寒在脑海中快速想象了一下打开心包后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几乎是脱口而出。

   她一说话,旁边的内科医生呆了,对面的外科医生也看呆了。

   楚洛寒自己并没有注意到同事们的目光,而是在脑海中继续延伸手术中会出现的技术难关——

   “冠状动脉与二尖瓣目前虽然有稍微的病变,但是用药物可以暂缓恶化,若是手术,刚才的问题加上病人自身的体能,体外循环哪怕有一点点误差,他就无法走下手术台。”

   赵绵绵和季思雨瞪大了眼睛看着楚洛寒,跟看一个怪物似的,楚医生大脑里面到底在想什么?好牛掰好彪悍!

   这些东西她们只在研究生的时候听导师说过。

   可是,楚洛寒好像亲身经历过一样!

   高颖姿嗤之以鼻,“似乎楚医生很了解,纸上谈兵的经验吧?副院长,你怎么看?”

   唐靳言刚才一直在留心听楚洛寒说话,她简直太适合外科了!天生的外科医生,敏锐的观察,细致的考量,外加精准的判断。

   他想和她一起拿着手术刀在手术台上并肩作战,一起对抗死神!

   收起心中的亢奋,唐靳言手指点着臂膀道,“楚医生说的没错,病人如果做手术,危险系数很高,生存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三十,若是接受保守治疗,则可以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

   高颖姿道,“但保守治疗随时会病发,病人要长期吃药,会加重肝脏排毒负担。”

   这个问题,楚洛寒想过,“高副主任,手术与否取决于病人自己的意愿,我们要把两者利弊告诉病人,让家属来决定。”

   唐靳言点头,“按楚医生说的办吧。”

   楚洛寒微微点头,离开了会议室。

   剩下一屋子的人,膜拜的尾随楚医生潇洒的白大褂,“女神啊!我现在简直太服气楚医生了!”

   “你才知道啊?楚医生大学时代就是导师哄抢的优质学生了,来咱们医院后,不到一年时间就成功征服了各级领导,啧啧,人才啊,关键还长得这么漂亮。”

   一个男医生不禁惊叹。

   高颖姿厉声呵斥,“还愣着干什么?回去制定方案给病人看!”

   说完,她甩手走出去。

   一屋子望着高颖姿凛冽的背影,好大一会儿只面面相觑没人说话。

   高颖姿攥紧拳头,该死的楚洛寒,让你出风头!你等着!

   楚洛寒下午一大半的时间都在研究几个病人病情,拟定相应的治疗方案,直到手机响起。

   “喂。”她正在手写方案,拿起来放在耳边,根本没看谁的号码。

   “喂?”怎么没人说话?

   “再不说话,我挂了。”

   楚洛寒思考问题不喜欢被人打扰,准备直接挂了,那端终于有声音传来。

   “楚医生,咱们谈谈吧。”

   唐靳言?

   ——

   楚洛寒端着咖啡杯坐在医院的咖啡店临窗位置,“如果还是上次的那个话题,我想咱们没有必要再说了。”

   唐靳言抿了一口咖啡,美式咖啡不加糖,味道苦涩,但他看着楚洛寒,觉得苦味也淡了,“我很认真,你真的很适合外科,今天你再一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我原本想给你一点时间考虑,但是我不想等了。”

   他的赞美和欣赏之词没有一点私心,她要是拒绝,反而是自己矫情。

   楚洛寒手中的卡布奇诺加了三勺糖,可是入口的时候依然觉得苦涩难忍,她看着自己的右手,有些事,她不想告诉他,索性再一次拒绝,“唐副院长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拒绝。以后这个话题咱们还是不必再说了。”

   她起身要走,唐靳言情不自禁的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一时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暧昧,唐靳言自知失礼,仓促松手,“你的右手,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做副手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你在下意识的保护右手。”

   “这与你无关。”

   “楚洛寒………”她心急之下喊出了她的名字,旋即继续道,“如果你的右手有问题,我可以帮你一起解决,相信你自己,也请相信我,好吗?”

   不再与他对话,楚洛寒离开了咖啡店,剩下唐靳言一个人站在那边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放弃了外科?

   又是什么原因让她右手出了问题呢?

   走出门,前面是一大片茂盛的冬青树围成的花坛,里面的栀子花已经盛开,淡雅的芬芳在花园中氤氲开,白大褂站在花影前,楚洛寒一低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下班后,心情不佳的楚洛寒坐在车内。

   别墅,莫如菲在呢,她不想回。

   租的房子,一个人太冷清,更容易胡思乱想。

   住酒店?自己住酒店,那不是找虐吗?

   突然间,天大地大,她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一个可以取暖的地方,两年前爷爷在世的时候,她还有回楚家的理由,现在,那个充满了回忆的地方已经成了别人的领地。

   好在,电话响了。

   “亲爱的,我掐指一算,你现在正孤单寂寞冷,要不要出来嗨?我一个好哥们攒的局,白吃白喝,来呗!”

   “这次算的还挺准啊,等着姐,马上过去。“

   京都顶级酒吧,奢华璀璨的荧光灯打造出来的光彩效果很有视觉冲击力,躁动的Dj淹没了嘈杂的人声,楚洛寒简单素净的衬衣牛仔裤和穿着性感短裙的陆双双乍一看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亲爱的,来来来!”

   楚洛寒进门,陆双双招待她就坐,简单介绍了一下身边的朋友,大家不过也就是客气一下,接着便自己玩儿了。

   “心情不好啊?眼睛怎么红了?”

   楚洛寒摇晃酒杯,“给我换杯果汁,我开车,而且昨晚喝多了。”

   “行行行,在酒吧喝果汁,这事儿也就你干得出来了!”

   此时,坐在吊灯下环形沙发上的人窃窃私语道,“这不是楚家的大小姐吗?上次我参加楚氏的宴会,这位深入简出的大小姐可是艳压群芳呢,不过,好像她和龙家的两兄弟,有渊源。”

   “是吗,这样的话,以后和龙家的生意或许可以用得上。”

   一行人商量好,热情的邀请楚洛寒入席,“双双,你这事办的不地道,好姐妹过来居然就把我们抛下了,出来玩儿就一起嗨啊,来来来,美女医生坐这里。”

   陆双双瞪眼,“给我老实点,我姐妹可是好姑娘,你们那套别放在这里玩儿。”

   “岂敢岂敢,美女请坐。”

   楚洛寒被拉着拽着劝着落座,“我要开车,今天就不喝酒了,不好意思。”

   “别介啊姐姐,我们都是开车来的,喝一杯,就一杯,回头让司机送你回去。”

   “卧槽!我姐妹都说了不喝酒你丫劝什么劝,老实待着,小心姐姐削你!”

   “行行行,不喝就不喝,那,喝水……果汁。”

   在场的人都是一些小年轻,一帮愣头青,都是京都或大或小的老板的子女,席间大家都有意无意要跟楚洛寒拉近距离,热情的劲头十足。

   “美女医生,你是哪个科室的?”

   “美女医生,我最近也不舒服,能不能给看看?”

   讨好或谄媚此起彼伏,她随口应付,摆平他们还是小菜一碟。

   然而,在楚洛寒从摇曳的玻璃杯中抬头的当口,却看到了一道有些眼熟的身影从门口进来。

   而正在进门的康成杰也看到了楚洛寒,邪肆的眼眸突然收缩!

   四目相对,楚洛寒眸子轻轻的一眯,果真,他一条手臂还挂在脖子上,走路的时候左腿有点跛,伤的是不轻。

   康成杰狠狠咬牙,附身对旁边一个小弟道,“给我盯着楚洛寒这个贱人,今天晚上老子不能放过她!”av色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