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荣贵的眼睛微微一眯,坐在那儿,周身散发着冷然的气势。

  “我刚才偷听到,辰哥哥和邢云烈打算不醉不归,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将元月月引诱出来,再嫁祸给温良夜。”温沛芸说完后,根本不敢抬头看着温荣贵,只能忐忑着等待。

  温荣贵在考虑温沛芸所说的可行性。

  出了酒店之后,他们靠车祸甩掉了温靳辰的保镖,也许现在温靳辰的心腹都在查他和温良夜。

  如果成功了,就能彻底破坏掉温良夜和温靳辰的关系。

  如果不成功,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温荣贵缓慢地开口,“你具体准备怎么做?”

  温沛芸心中一喜,将自己的计划全盘吐出,边说还边小心翼翼地看着温荣贵的脸色。

  听完后,温荣贵哼了一声,讥讽着:“如果这次又失败了呢?”

  温沛芸脸色一变,若是这次失败了,她的用处就真的只能沦为嫁给霍朗了。

  可她爱的人是温靳辰。

  分明她今天可以等到温靳辰喝醉,然后,就想办法与他发生关系。

   纯美小糖的香甜魅力

  可恶!

  为什么她这么快就被抓住。

  温沛芸忽然一喜,她倒是想起了自己还有最后的杀手锏,咬了咬牙,坚定地说道:“不会失败的!”

  这次,一定不会失败。

  她一定会让元月月好看,也一定会让自己处于胜利者。tqR1

  当初元月月反设计她,导致她和霍朗在大家面前颜面扫尽的那件事,是她这辈子的耻辱。

  她一定要复仇!

  ……

  温靳辰回到家中,已经很晚了,看着给他留着的那盏灯,他整颗心都被柔情包围了,暖暖的。

  元月月并没有睡得很熟,听到了车的动静,她立马就醒了。

  她没有起床,而是在床上等着温靳辰。

  门外响起脚步声,很显然是故意放轻,应该是怕打扰到她,就连门锁的扭动声,都很轻很轻。

  元月月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地笑弧,温靳辰对她的宠爱,她现在一点儿都不怀疑。

  温靳辰打开门,就看见坐在床上的元月月。

  他的眉头一紧,轻声:“在等我?”

  元月月招了招手,让温靳辰过来。

  等他照做之后,她的小手攀上他的腰,鼻子在他身上闻了闻。

  温靳辰笑了,“我没有怎么喝。”停顿一下,再说:“就喝了一杯。”

  元月月松开环着温靳辰的手,看着他,再问:“那你有没有好好的安慰安慰云烈?”

  看着元月月琥珀色的眼睛已经闪亮漂亮,温靳辰心想,她对叶芷瑜的死应该释然了吧!

  想起邢云烈最后那声怒吼,温靳辰很淡定地点头,“嗯,安慰了。”

  不能让邢云烈满血复活,好歹也让他除了悲伤之外还有其它情绪。

  这个结果,对温靳辰来说,很满意。

  元月月的眼神还一亮,唇角的笑意更深。

  她就知道,他们两个会和好的。

  “少衍来接菀佳的时候,我听少衍说只有你们两个人喝酒,还说不醉不归,我怕你真的醉醺醺回来。”元月月小声的埋怨,“还好你把我的话给记住了!”

  “傻傻的。”温靳辰的声音充满着宠溺,“是不是一边担心我,一边又不想让保镖去打扰我们,所以才一直想到睡不着?”

  元月月脸有些红,着急的反驳:“我才没有想,我也没有等你。”

  温靳辰挑眉,眼中含笑看着元月月,“那一定是我刚才走路太大声,把你吵醒了。”

  元月月很窘迫,推了推温靳辰,“你快点去洗澡,我要睡觉了。”

  说完,元月月直接往被窝里一躺。

  温靳辰笑了笑,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地留下一个吻,“晚安。”

  元月月唇角上扬,心情渐渐平静,浴室里的流水声,此刻倒好像成了催眠曲,让她好困。

  元月月还没睡着,她的手机就轻轻震动了一下。

  她皱眉,这么晚了,是谁找她?

  伸手拿过手机,点开,是一条彩信,内容只有一张照片。

  看到这张照片,元月月的脸都黑了。

  照片上的温靳辰闭着眼睛,而温沛芸正亲密地靠在他的身上。

  怎么看,都那么的让人浮想联翩。

  元月月的睡意全部被赶跑,刚平静下来的心,又被放下了一块重重的石头,很是郁闷。

  她丝毫没有不相信温靳辰的意思。

  她想,这张照片,百分之九十九是合成的。

  但是,这张照片发来,不就意味着温沛芸又有所行动了吗?

  温靳辰洗完澡,穿着浴袍,拿起干毛巾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边从浴室出来。

  他没有用吹风机,因为这东西的声音,在这深夜里显得太大了。

  看到元月月还没睡着,脸上还是晃神的倦意,温靳辰的眼里闪过一抹深深地什么。

  温靳辰低头,看见元月月手里抓着的手机。

  有人给她打电话?

  难不成是今晚让保镖调查温良夜的事,让元思雅对元月月说了些什么吗?

  温靳辰还没来得及追问,元月月的手机就不安分的响了起来。

  “接吧。”温靳辰轻轻开口,看见是叶芷瑜的电话号码,他眉头紧锁,“开免提。”

  元月月努嘴,耸耸肩,沉沉地叹息了声。

  “这么晚了,嫂嫂居然还没睡觉呢。”温沛芸的声音清晰地传来。

  元月月满腔怒火,她还没有找温沛芸,温沛芸倒是不要脸的先找上门来了!

  “嫂嫂,怀着孕很辛苦吧,这也难怪辰哥哥对我……”温沛芸好像是故意停顿,停顿的时间足以让人浮想联翩。

  元月月没有回话,反倒是默默地打量着温靳辰。

  “嫂嫂,照片你也看见了,辰哥哥现在啊,喝醉了,正在我身边躺着呢,你说,会不会发生酒后那什么呢?”温沛芸笑得有些得意。

  元月月唇角的笑意加深,用手肘顶了顶温靳辰,小声打趣道:“老公,你是不是也有个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

  看到元月月这高兴的模样,温靳辰气得牙痒痒。

  她这是完全在看笑话呢?

  “嫂嫂,你怎么不说话,不会是气到肚子疼吧?难不成,要流产了?我看你还是早点离开辰哥哥吧,辰哥哥并不适合你。”温沛芸说得语重心长,“辰哥哥的身体就是好,这么有魅力,放在你身边可惜了。”成人直播